首 页|时政要闻|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世界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7月7日,一个国人不当忘记的日子。 就在75年前的今天,已然霸占东北数年之久的日本军队,在乾隆皇帝曾经手书卢沟晓月的浪漫之地,炮轰宛平城,悍然挑起了全面侵华战争。危急时刻,抹平隔阂、联合抗日的呼声似乎一夜之间唤起了古老民族的惊醒,从此,中华民族迅即进入了全面抗战的历史。俗称的八年抗争,从这一刻开始了。【详细】

面对日军挑衅,中国军队奋起抵抗

亲历者回忆七七事变真相:中国有一定准备

7日早上,从丰台开来一队日军,绕过宛平到铁路桥北的河滩里去演习,但与往日不同有二:一是日军携带弹药充足,配有山炮、饮水和食品;二是并未演习,而是原地休息呈待命状。近黄昏,情报说日军收兵回丰台。紧跟着送来情报:日军回途中占领了城东北400米处的瓦窑车站,并把队伍潜伏在城东铁路外侧的路基下面,向南展开,摆出了攻城的架势,背后的小高地(也称沙岗子)为日军指挥位子。这个情报非同小可,孙文涛立即告诉三营长,准备应急;并用电话报团长;同时通知了县政府,王县长派警察早早关上了城门。
  晚10时许,城东铁路桥涵下露出了鬼子兵,他们排着四路纵队,每队十几个人,全副武装以进行速度整齐地向东门走来,一个小队长模样的头头走在队前。到城下他用中国话叫门称:“我们今天演习丢失一人,需要进城搜查!”带岗的马排长在城上回答:"城里没有你们的人,不能开城门!【详细】

七问解析卢沟桥事变前后中日战局

六十八周年前的那个夜里,日军炮轰宛平城和卢沟桥,发动了对中国的全面侵华战争。7月7日的枪声宣告了全民族抗战的开始。这一天投下长达八年的暗夜,遮覆了3500多万同胞的尸首;这一天刻印着一个民族心灵上难以愈合的伤痛;这一天记录着中国人的难以忘却的仇恨和耻辱。
  68年前,卢沟桥事变爆发,这是中华儿女全面投入抗日战争的标志。这一事变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发生的?为什么会成为全面抗战的标志?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来到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采访了中国现代史学会副会长、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副会长、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长张宪文教授。
  离张教授办公室不远,当年的国民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的公馆正静静地听着稀稀落落的雨声,如今这里被称为斗鸡闸。【详细】

中日两军北平战斗示意图

21天北平陷落 8年抗战开始

六十八周年前的那个夜里,日军炮轰宛平城和卢沟桥,发动了对中国的全面侵华战争。7月7日的枪声宣告了全民族抗战的开始。这一天投下长达八年的暗夜,遮覆了3500多万同胞的尸首; 【详细】

平津陷落前的最后一战

李文田召集黄维纲(第一一二旅旅长)、李致远(独立第二十六旅旅长)、祁光远(第三十八师手枪团团长)、刘家鸾(时任天津保安司令,原系东北军将领,保安队均系东北军士兵,有很强的战斗力)。 【详细】

学生兵十命换一命与日军拼刺刀

他们年轻,尽管很多人连枪响要卧倒都不知道,却以十条命换一条命的代价和日军拼了刺刀。历史资料对于卢沟桥事变的记载多如牛毛,而对当年事变中参加南苑血战的学兵兵的记载,仅此一句。【详细】

七七事变最后一名老兵辞世

张可宗还亲眼目睹了赵登禹将军为国捐躯。132师后来途经北平大红门时遭到日军袭击,赵登禹身上多处中弹,成了个血人,倒在地上,张可宗和几名战士把他扶住。气若游丝的赵登禹抓住张可宗他们的衣服。【详细】

日本军人的铁蹄逼近北平城

"七七"卢沟桥事变的"预言"

近代以来,日本佛教大为振兴,明治维新以后,日本佛教在政府的支持下积极参与政治事务,大有政教合一的趋向。随着日本不断向外侵略,日本佛教也不甘落后,配合军事侵略积极向外拓展。1876年,日本佛教净土真宗东本愿寺派在各宗各派中首先到上海开教,于上海虹口河南路设“东本愿寺上海别院”,并以上海为根据地,开始了对中国全国的宗教扩张。随之,日本佛教其他各宗各派也蜂拥而来,纷纷在中国各地建立宗教机构,积极推行日本佛教独有的教义。其教义极富侵略性,如净土真宗东、西本愿寺派在华开教的基本目的是“使中华归我真宗”。
  大谷光瑞到达北京的第二天,即邀请当时正在北平的日本驻华使馆助理武官今井武夫,到六国饭店密谈。大谷光瑞说:“日华两国的关系一年比一年险恶,长年纠缠,不得解决。我总希望能有什么办法打开这些险恶的局面。”并说明想听取今井武夫对华北局势的意见。 【详细】

卢沟桥事变前夕日本对华政策的演变

30年代初,日本三赌“国运”,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此后,对华政策就成为其对外政策的核心,乃至左右了国内政局。在卢沟桥事变前后,日本对华政策多与广田弘毅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因为作为外相乃至首相(1933—1938年间的广田,只在1937年2—5月间未入林内阁),“广田至少从1933年起就参加了实行侵略战争的共同计划和阴谋”,“他对于军部及历届内阁所采用的侵略计划,有时是设计人,有时是支持者”。〔3〕广田于1933年9月14日就任外相不久,斋藤内阁连续5次召开五相会议,最后决定了外交方针(10月21日),其中首先是对华方针〔4〕;初登政坛的广田联络高桥藏相,在五相会议上暂时成功地抑制了陆军的主张〔5〕,而以"和协外交"登场。为将上述对华方针进一步具体化,外务省与陆、海军省的有关课长之间进行了半年多的协商,在冈田内阁成立后的1934年12月7日决定了三省之间的《对华政策》,其中较为详细且具体地规定了对华政策的本义与实行方针、策略与行动纲要。【详细】

妄图灭亡中国的田中奏折

七七事变前日本在中国的间谍活动

蒋介石政府在九一八事变后,尽管已经洞悉日本侵华的狼子野心,但采取了不抵抗主义政策。在七七事变前,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主要精力用于对付国内的共产党,同时在政治和外交上寻求与日本最大限度的妥协。【详细】

卢沟桥事变中,那个走丢的日本士兵是谁?

二等兵志村菊次郎——日第八中队新兵,又译作志明菊次郎,原日本驻华军队士兵,卢沟桥事变焦点人物。就是他在演习中的走失成为双方开战的导火线。事后日方也承认志村是因为刚入伍,缺乏经验而走丢。【详细】

日本人为何后悔"卢沟桥事变"处理方式

在处理卢沟桥事变这件事上,首先日军参谋们没有想到会引起几乎亡国的后果,其次就是亡国对他们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在"爱国"就行了。"七七事变"发生以后,日本军部首先采取的态度还是不扩大事态。【详细】

挑起卢沟桥事变的几个鬼子没一个好下场

一木清直少佐,是事变中第一个开枪的日军。同年10月8日越级晋升大佐,获天皇授予的金鹰三级勋章,擢升为关东军第七师团步兵第14旅团第28联队长,调中国东北作战。1942年4月底。【详细】

七七事变吹响了全面抗战的号角

揭秘:卢沟桥事变后中日高层决策

日本关东军得到卢沟桥事变的消息后,于8日晨召开了会议,认为“乘此时机应对冀察给予一击”。日本驻朝鲜军司令官小矶国昭也向参谋本部作了报告,主张“利用这一事件实行统治中国的雄图”。在东京,日本陆军省大臣杉山元大将于8日深夜命令京都以西的各师团准备复员的二年兵约4万人延期复员。海军中央部亦迅速命令正在台湾演习的第三舰队返回中国上海原来的防地准备作战。参谋本部第一部第三课作战班大部分人员彻夜待命。
  当时日本政府采取"不扩大"的方针,而陆军则已计划向华北派兵,这反映了日本统治机构中的矛盾。当时竭力主张不扩大战争的中心人物是参谋本部第一部(作战部)部长石原莞尔少将。他之所以主张不扩大,是因为他对苏联的动向极为关心。他和属下的第二课课长河边觉郎、第三课负责对苏作战计划的主要负责人井本参谋等人当时认为:日军倾全力对苏,其兵力也是不足的;若以很大兵力对华作战,则影响对苏的战争准备。【详细】

七七事变次日的中国共产党人

1937年7月7日夜间11点多,新华社电台抄收到国民党中央社关于日军要求进宛平县城寻找失踪士兵的消息。时任中央党报委员会秘书、负责新华社工作的廖承志看到消息后,当即吩咐担任编辑工作的向仲华、左漠野,把消息送到毛泽东住处。当时中共中央和毛泽东都住在延安城里。毛泽东看过电讯后,就叫秘书拿来一张地图放在桌子上,用一个放大镜查看。看完地图后,毛泽东对向仲华说:“你们今晚要继续抄收这方面的消息,不要遗漏,有什么消息,随时送来给我看。你们回去以后,告诉博古(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并兼任新华社社长)和廖承志,请他们考虑一下,我们对这个事件如何表态。”
  1937年7月8日,中共中央得知中日已经交火,毛泽东向全国发出了《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指出: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详细】

毛泽东对中日战争的前景胸有成竹

七七事变后国民政府的和战决策

为躲酷暑移到庐山牯岭办公的蒋介石等南京政要们就收到了华北地方当局的"特急电报"。一时间,蒋介石还弄不清楚日本此次挑衅的企图。但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来,日本历次挑衅无不以蚕食。 【详细】

卢沟桥事变后宋哲元企图避战求和

借了乱世风云的契机,得到冀、察、平津政权,今非昔比的宋哲元,同样深知"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硬道理,开始利用地方财政收入及截留中央收入的关税、盐税、统税、铁路交通税等钱财,打着准备抗战的幌。 【详细】

蒋介石在庐山发表抗战讲话

蒋中正的最后关头演说发表在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后,表明了日本的挑战已经到了当时中国所能接受的底线,但是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详细】

中国工农红军改编八路军始末

1936年1月,国民政府驻苏武官邓文仪受蒋介石指派,与在莫斯科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王明,就国共恢复合作、共同抗日等问题进行谈判。这其中就主要包括有红军改编国民革命军的内容。【详细】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