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时政要闻|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世界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中国反复申明“其不接受、不参与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然而,《公约》附件七规定,“争端一方缺席或不对案件进行辩护,应不妨碍程式的进行”。附件七同时规定,在争端一方不参与程式的情况下,仲裁庭“必须不但查明对该争端确有管辖权,而且查明所提要求在事实上和法庭上均确有根据”。因此,在整个程式中,仲裁庭采取了一些步骤验证菲律宾诉求的正确性,包括要求菲律宾提交进一步的书面论证,在两次庭审之前及庭审过程中对菲律宾进行询问,指定独立的专家就技术性问题向仲裁庭报告,以及获取关于南海岛礁的历史性证据并提供给当事双方予以评论。

通过2014年12月发布的《立场文件》和其他官方声明,中国明确表示,仲裁庭对本案涉及的事项缺乏管辖权。《公约》第288条规定:“对于法院或法庭是否具有管辖权如果发生争端,这一问题应由该法院或法庭以裁定解决”。据此,仲裁庭于2015年7月就管辖权和可受理性问题进行了开庭审理,并于2015年10月29日作出了《关于管辖权和可受理性问题的裁决》,其中对一些管辖权问题进行裁决并推迟对其他问题进行进一步审议。2015年11月24日至30日,仲裁庭接着对实体问题进行了开庭审理。

驳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自始至终就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菲律宾提请仲裁事项的实质是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领土问题和中菲两国海域划界,前者不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调整范围,仲裁庭无权审理;后者则被中国根据《公约》规定于2006年作出的排除性声明排除适用包括仲裁在内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在菲律宾提请仲裁前,中菲两国曾经达成以双边谈判解决争议的若干协议。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背信弃义,单方面强行提起仲裁,违反了“禁止反言”这一国际法治基本原则,侵犯了中国按照《公约》规定享有的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仲裁庭既无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以及中菲两国间达成的若干协议,又罔顾中菲已选择通过谈判协商方式解决争端的事实,无视中方根据《公约》规定已作出排除性声明,强行作出管辖权和可受理性问题裁决,背离“约定必须遵守”这一国际法基本准则,是违反《公约》规定随意扩权和滥权的行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仲裁庭自始就没有管辖权,罔顾法律和事实的裁决自然也就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仲裁庭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迂回对待和处理相关问题。比如关于九段线,无论仲裁庭如何裁决,都将涉及中国主权。为此,仲裁庭并不直接否决九段线,而是否决九段线内部的实际内容,说中国对“九段线”内海洋区域的资源主张历史性权利没有法律依据,这样就等于掏空了九段线,这种伎俩非常明显。

历史性权利和“九段线”:仲裁庭认为,它对当事双方涉及南海的历史性权利和海洋权利渊源的争端具有管辖权。在实体问题上,仲裁庭认为,《公约》对海洋区域的权利作了全面的分配,考虑了对资源的既存权利的保护,但并未将其纳入条约。因此,仲裁庭得出结论,即使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些权利也已经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不一致的范围内归于消灭。仲裁庭同时指出,尽管历史上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航海者和渔民利用了南海的岛屿,但并无证据显示历史上中国对该水域或其资源拥有排他性的控制权。仲裁庭认为,中国对“九段线”内海洋区域的资源主张历史性权利没有法律依据。

驳斥:中国在南海的主权、主权权利、管辖权主张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中国从汉朝(公元前200年)开始就发现和逐步完善了对南海、特别是南沙诸岛礁以及相关海域的管理至今有2000多年。中国最早发现、命名和开发利用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最早并持续、和平、有效地对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行使主权和管辖,确立了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相关权益。中国与部分国家存在的南沙争议焦点不是“九段线”,而是这些国家非法占领部分中国南沙岛礁引发的领土主权争议。

历史性权利属于主权划定范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无权对该问题进行裁决,“九段线”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由中国政府划定,并为历代中国政府坚持。现在用40年后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九段线”进行评判,显然是不公平的。

岛礁的地位:仲裁庭接下来审议了海洋区域的权利和岛礁的地位。仲裁庭首先评估了中国主张的某些礁石在高潮时是否高于水面。高潮时高于水面的岛礁能够产生至少12海里的领海,而高潮时没入水中的岛礁则不能。仲裁庭注意到,这些礁石已经被填海和建设活动所严重改变,重申《公约》基于岛礁的自然状态对其进行归类,并依据历史资料对这些岛礁进行评估。然后,仲裁庭考虑了中国主张的任一岛礁能否产生超过12海里的海洋区域。根据《公约》,岛屿能够产生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但是“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岩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仲裁庭认为,这项规定取决于一个岛礁在自然状态下,维持一个稳定的人类社群或者不依赖于外来资源或纯采掘业的经济活动的客观承载力。仲裁庭注意到,现在很多岛礁上驻扎的政府人员依赖于外来的支持,不能反映这些岛礁的承载力。仲裁庭认为历史证据更具有相关性,并注意到历史上小规模的渔民曾经利用南沙群岛,且有若干在其上建立日本渔业和肥料开采企业的尝试。仲裁庭认定,这种短暂的利用并不构成稳定的人类社群的定居,且历史上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纯采掘性的。据此,仲裁庭得出结论,认为南沙群岛无一能够产生延伸的海洋区域。仲裁庭还认为南沙群岛不能够作为一个整体共同产生海洋区域。在认定中国主张的岛礁无一能够产生专属经济区之后,仲裁庭认为它可以在不划分边界的情况下裁定某些海洋区域位于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内,因为这些区域与中国任何可能的权利并不重叠。

驳斥: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根据该公约,“一国可对距其海岸线200海里(约370公里)的海域拥有经济专属权”。东南亚国家根据《公约》对争议海域提出要求,而且有的国家在提出领土主张时,还表现出无赖的行为。“如果某岛礁在他国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范围内,该国会认为岛礁就应该归属于他们。国家惯例都是‘以陆定海’,这种‘以海定陆’,而中国南海不是单个岛礁,而是由四个群岛组成(东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西沙群岛),仲裁庭忽略了群岛概念,故意突出单个岛屿来进行裁决陈述,这一纸文书显然可笑。

中国军人、科学家在中国宣布南海主权以来长期居住在南海岛礁上,已经成立南海岛礁享有居住权,并且居多岛上已经建成了现代蔬菜大棚,不但有蔬菜,还有果树。仲裁庭故意将有人类居住混同于人类社群概念,这是严重的偷换概念的行为。因此其裁决结果是无效的。

中国行为的合法性:仲裁庭接下来审议了中国在南海行为的合法性。在认定特定区域位于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的基础上,仲裁庭裁定中国的以下行为违法了菲律宾在其专属经济区享有的主权权利:(a)妨碍菲律宾的捕鱼和石油开采;(b)建设人工岛屿;(c)未阻止中国渔民在该区域的捕鱼活动。仲裁庭还认为,菲律宾渔民(如中国渔民一样)在黄岩岛有传统的渔业权利,而中国限制其进入该区域从而妨碍了这些权利的行使。仲裁庭进一步认为,中国执法船对菲律宾船只进行拦截的行为非法地造成了严重的碰撞危险。

驳斥:仲裁庭滥用海洋划界裁定权,海洋划界裁定权早在2006年就被中国根据《公约》规定作出的排除性声明排除适用包括仲裁在内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对海洋环境的损害:仲裁庭考虑了中国近期在南沙群岛七个岛礁上的大规模填海和人工岛屿建设对海洋环境的影响,查明中国对珊瑚礁环境造成了严重损害,违反了其保全和保护脆弱的生态系统以及衰竭、受威胁或有灭绝危险的物种的生存环境的义务。仲裁庭还查明,中国官方对中国渔民在南海(使用对珊瑚礁环境造成严重损害的方法)大量捕捞有灭绝危险的海龟,珊瑚及大砗磲的行为知情,却未履行其阻止此类活动的义务。

驳斥:针对外界对中国在南沙岛礁建设损坏当地珊瑚礁的无端指责,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方在自己岛礁上进行建设,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关心和重视岛礁生态保护。需要指出的是,中方岛礁建设经过了多年的科学评估和严谨论证,有严格的环保标准和要求,不会对南海的生态环境造成破坏。

争端的加剧:最后,仲裁庭审议了中国自本仲裁启动之后的行为是否加剧了当事双方之间的争端。仲裁庭裁定,它对菲律宾海军与中国海军和执法船只在仁爱礁的对峙可能造成的后果没有管辖权进行审议,因为此项争端涉及军事活动,因此为强制争端解决所排除。但是,仲裁庭认为,中国近期大规模的填海和建设人工岛屿的活动不符合缔约国在争端解决程式中的义务,因为中国对海洋环境造成了不可恢复的损害,在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建设大规模的人工岛屿,并破坏了构成双方部分争端的南海岛礁自然状态的证据。

驳斥:仲裁庭在南海主权上没有裁决的权利,菲律宾没有享有南海经济区的专属权,这场判决就是一场闹剧,这场裁决就是一纸空文。所以中国不接受、不承认仲裁庭的所谓“裁决”。

总之:仲裁庭裁决显然对菲律宾有利,但最终结果会让菲律宾知道空纸一张,空欢喜一场,并让菲律宾在南海立场更加复杂,这正是仲裁庭所忽视的国与国之间的争端,不是一纸文书可以解决,而仲裁结果的不可强制性,中国有理由不接受,不承认。这样的结果显然是美国促使并乐意看到的。

近年来,美国大力推进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不断在中国周边挑事,制造矛盾和紧张。就是想改变现阶段这种中美力量此消彼长于己不利的趋势,于是就开始不断刺激中国,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消磨中国的耐心和定力,搞乱中国的步伐和节奏,核心目标是诱使中国犯下战略性错误,打断中国的崛起进程。美国不是南海的问题当事国,却是这场闹剧最大的“幕后推手”,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历史终将证明,谁才是匆匆过客,谁才是南海真正的主人。

往期回顾

  • 美菲联合搅局南海

    美菲联合搅局南海

    虽然中国在西菲律宾海有咄咄逼人之举,但“肩并肩”联合军演并不针对任何国家。据《菲律宾明星报》网站3月28日报道,2016年“肩并肩”联合军演..[详细]

  • 日本安保法案

    日本安保法案

    3月29日,日本新安保法于当天正式实施,去年日本政府不顾民众的强烈反对,于7月16日召开的众议院全体会议时,表决通过了新安保法案,并将其提交..[详细]

  • 半岛核阴云

    半岛核阴云

    2016年新年大门开启不到一周。一向阴云密布的朝鲜半岛上空传来了不大不小的一声“惊雷”。当天中午,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公告宣称“根据朝鲜劳动党..[详细]

  • 中国港口风云

    中国港口风云

      积极落实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热情,推动着中国港口企业纷纷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在日趋频密的中外港口合作中,不仅出现了参股、参建、控股收..[详细]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文共有1条评论,点击查看读者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