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时政要闻|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世界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尹卓表示,随着安保法案正式通过,自卫队今后的扩张将由幕后走向前台,海外活动范围随之扩大。

目前为止,从日本军方和日本政府披露的信息来看,安保法通过以后,自卫队承担的任务会明显扩展。主要是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协同美军在东亚地区,包括在全球各地的作战行动,这是借船出海非常明显的方式。另一个方向就是参加联合国的维和行动,跟以前不同的是日本将会有自主的决策行动,他要把作战部队派到世界各个敏感地区,特别是跟日本利益相关的地区。

日前,由日本内阁通过的新安保法案扩大了自卫队在协助盟国行动上的自主权,从根本上扭转了日本传统的自卫政策,允许其与友军一道行使“集体自卫权”。

日本自卫队获得的援助权利包括为盟国在海外战争中提供后勤等方面的支援,也包括为美国及其盟友提供反导防空支援、保卫海上航线以及保证通航自由、参与联合国人道主义及救灾行动,以及参与人质救援行动。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远征目的地的局势对日本的安全产生了“实质性”的威胁。柏林自由大学东亚研究院安全政策分析师科瑞·华莱士(Corey Wallace)认为:“实际上,这意味着日本的行动自由仅局限于台湾和朝鲜半岛,以及在这两个地区的美军行动范围内。”

位于东京的防务咨询机构Nexial Research的分析员兰斯·加特林(Lance Gatling)说:“在一定程度上,这次日本政府通过其国内的单边行动解除了《日美安保条约》为自己设定的限制,从而避免了对该条约进行修改而引发政治动荡。当然,需要重申的是,新安保法案并不要求日本做出行动,而只是允许其在适当的环境下就协同防御动用军事力量。”

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国际安全专家木千可子(Chikako Ueki)表示,新安保法“相当灵活,容许政府自行决定,但国会对民众的解释不是这么一回事。”她说,国会做出的解释是:日本只有在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时才会动用自卫队;这也就意味着,国家安全会如何才算受到威胁,政府说了算。她还补充说:“不过,民众对于自卫队拥有更大的战斗权表示了相当程度的反对,因此现阶段日本行驶军事行动的边界并不明朗。”

新安保法也为美国防务界带来了困惑。据日本战略研究论坛的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山姆(Grant Newsham)说,美国正在帮助日本阐明何时能行动,包括其海军在美军东北亚的行动中扮演一定的角色。

他还表示,不仅海军,日本在空军方面的援助也会很有帮助:“若日本参与到协助美军的防空事务中,其产生的效果可比在30,000英尺高度上多几架F-15参与缠斗要大得多。”陆上武装力量同样能够在协助美军上发挥特定作用,例如协助在南西诸岛的两栖作战行动,甚至操控岸舰导弹以封锁各岛之间的水域。

华莱士表示,另一个日本能够协助的例子就是日美两军能够共同使用海军综合防空火控系统,从而达到信息共享的作用。不过,这种合作在近期内仍不大可能出现,因为这样做很可能导致自卫队向美军提供其目标情报,或者必须根据美军的情报决定摧毁目标;但这样一来就会违背自卫队在日本没有受到直接攻击时不得还击的原则。

纽山姆认为,最大的难题在于日美联合行动;而双方若要学会进行联合行动,就必须拿出具体的计划和共同努力才能实现。纽山姆说,双方的海上力量在这一方面已经走得很前了,但其他的方面都还差得很远。而双方合作的核心问题就在于:日本自卫队各军种本身也无法进行无缝合作。纽山姆说,现阶段日本自卫队各部门和军种自己都无法有效沟通。明治全球事务研究所的访问学者Jun Okumura表示,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两国必须尽快出台联合作战和演习的细则,以及和这一细则配套的协议以及实践操作手册。这样,接下来日美两军的综合作战实力将会得到很大提高,由此带动美军在亚太地区其他盟友的作战能力。

政治风险仍然存在。虽然日本国会以多数通过了这份新安保法,国内反对声音仍然为数不少。在法案辩论期间国会外爆发的大型示威游行就说明了这一点。纽山姆说,如果日本决定将其协助美国的力量局限于法案所规定的后勤保障上,“结果会很令人失望。特别是如今中国军力增强,美军又在勒紧财政腰带的情况之下。”

纽山姆表示,日本一直在防务上享有自主权,不过由于美国为日本提供了不少防务援助,以至于后者并不需要发挥自身防务作用。如今,日美两国共同面对着一个有能力主导地区事务的对手,双方必须进行更加紧密的合作。

2015年7月16日,这一天东京异常闷热,一直徘徊于西太平洋海上的11号台风“浪卡”,终于爬上了日本列岛,伴随着这股不期而至的强风态势,安倍执政党于当日下午在日本众议院全体会议上以单独表决的方式,强行通过了新的“安保法案”。而此前由于大多数宪法学者指出,同法案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等内容违反宪法,在日本各界及民众中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进入夏季以来,去日本国会附近参加抗议活动的人越来越多。据民间相关组织提供数据,从法案表决的前一天开始,至今抗议者人数已超过十万人次之多。出人意料的是,参加者大多竟是平日与政治无缘的年轻人,他们没有什么明确的政治倾向,之所以来到这里,据说多数出于本能的不安。

多年前一位朋友曾经说过,2003年为了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英国也曾有过上百万市民走上街头,投入到反战行列的情景,然而这一行动并没能够阻止英国政府的海外派兵。据官方数字统计,如果不考虑平民的因素,仅联军单方面在这场战争中,就有不少士兵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这次似乎却真的要轮到日本了。

新“安保法案”在通过众议院表决后的第二天,被转至参议院进行审议,预计该法案会在规定期限内进行表决,否则按照日本国会议程的安排,该法案将会于9月底再度被打回众议院进行二次最终表决。尽管弱势的在野党全力阻止,民众强烈反对,遗憾的是以现在执政党在国会中占有的绝对优势,正式通过该法案不会存在任何悬念。

众所周知,战后的日本在现行宪法的制约下,建立了以“日美安全条约”为基础的,“专守防卫”的防务体系。所谓“专守防卫”,顾名思义就是只能“固守本土”,不能对外派兵。对于被贴上曾经的侵略者标签的日本来说,“专守防卫”既是其承担战争责任的一种选择,也是其战后国防战略的基础。在“专守防卫”框架下,日本所拥有一种权利,叫做“自卫权”。根据以往历届日本政府内阁法制局的“宪法解释”,按照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日本与其他国家一样拥有“自卫权”,但是日本所拥有的“自卫权”,是指日本直接受到外来武力攻击时,用于反击的权利。这一权利在日本通常被叫做“单独自卫权”(或“个别自卫权”),它是一种被动型权利(被动还击)。而与之相对的另一种“自卫权”被叫做“集体自卫权”,在一般意义上该权利被认为是同盟国之间相互武力援助的一种权利,属于相对主动型权利(主动进攻)。日本的多数法学家认为,从联合国宪章51条,将“自卫权”定义为“自然权利”的观点出发,日本和其他国家一样,可以拥有“集体自卫权”,但不同的是,日本不能像其他结盟国家一样使用这一权利。“日美安保条约”规定,美国有捍卫日本安全的义务,(条件是换取使用在日基地)。而美国不要求日本对美负有保卫义务。这是因为“放弃武装”(自卫队不是正式的军队)不拥有“交战权”,是日本通过战后宪法向国际社会进行的承诺。因此无论当下的为政者是否情愿,也无论盟军是否心里平衡,日本在现行宪法下,拥有或使用的只能是“单独自卫权”,而这一权利只能用于防卫“本土”,即“专守防卫”。

长期以来,虽然表面上有关“安保”相关各法一直恪守着“专守防卫”的原则。但实际上政界保守势力暗中推动改变这一原则的动向从未停止过,只是不敢公然与宪法对抗以免遭致舆论围攻罢了。

然而以9.11事件为标志,日本的情况开始发生了变化。在第一次伊拉克战争中,曾背负着“只出钱不流血”污点的日本,终于举起了“为世界做贡献”的旗帜主动请缨,于2003年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结束后,以所谓“战后重建”的名义,自二战结束后,第一次向海外这个被美军炸得满目疮痍的国家派出了陆上自卫队,这一步的迈出,使“专守防卫”的意义有了新的内涵。姿态低调的“战后重建”一直到09年才吿结束,日本的“付出”据说得到了当地人的好评,但是那句出自美国政坛的“只出钱不流血”的评价,如同永远挥之不去的心里阴影,时隔多年每每提起仍如鲠在喉,深深刺痛着日本决策者们的自尊心,并成为始终眷恋明治宪政时代的帝国旧臣儿孙们追寻昔日“帝国尊严”梦想的契合点与源动力。

时间到了2012年底,民主党主政的失败,给了安倍自民党重新回归政权中心的机会。以“安倍经济学”做“饵料”,巧妙利用了人们期待经济向好的心里,安倍执政党在大选中以战后最低投票率,获得了国会三分之二的议席。正是这“三分之二的议席”,像一台“助推器”,加速膨胀了安倍执政党挑战“专守防卫”体系,再造“强国战略”的野心。解禁“集体自卫权”,升级“日美安保条约”,修改“宪法”,也许可称为是安倍自民党国家战略目标的三部曲。解禁“集体自卫权”,安倍于去年7月1日通过内阁决议已经做到了。而目前成立在际的新“安保法”作为安倍政权挑战“专守防卫”的第二步,将成为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海外派兵)最有利的法律依据。至于第三步的修改宪法,安倍在任期间能否实现,也许只能看其运气了。

日本新安保法案对中国有何影响

新“安保法案”是一部篇幅长达437页的“大作”,该法被分成两大部分。法案修订者们特意用“和平”一词分别为其取名,一个叫《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另一个叫《国际和平支援法》。前者是将先前已有的《自卫队法》、《武力事态对处法》、《周边事态法》等10个单独安保相关法律,分别进行补充、升级后捆绑成一个统一的修正案,它们以海外派遣自卫队协助美军作战(“后方支援”)为前提,通过新增设并扩大自卫队业务,加大了其活动的时空范围。为了灵活运用法案中各法的内容,法案修订者们特地引入了两个模糊的重要概念,叫做“存立危机事态”和“重要影响事态”,是说如果发生以上两个“事态”中的任何一种,就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即动用武力。至于这两种“事态”是什么,没有明确的说法,这需要由届时的政府根据具体情况“综合判断”。换句话说就是适时的政府可根据自己的臆断想“动武”了,那么就OK了。安倍首相在向民众解释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概念时,打了一个比方,说这就像帮助失火的邻家(盟军)“救火”一样,因为邻家失火有可能殃及自家,所以要赶赴现场扑救。这种歪理着实令人无语。“行使集体自卫权”,是在“战场”不是“火场”,怎么可以同日而语?而“战场”上发生的事,什么是日本的“存立危机事态”,什么又是日本的“重要影响事态”,目前说不清,反正到时由政府“综合判断”吧。

新“安保法案”还有后一部分,是针对为美军提供“后方支援”而新设的永久性法律,这项法律实施的概念,是将以往的“周边事态”变成了“重要影响事态”。具体地说就是,以往的“后援范围”被限制在日本周边的远东及亚洲地区,而今后的“后援”范围不再受地理概念上的限制,只要政府认为对日本有“重要影响”的事态发生,自卫队的活动区域,就可扩大到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就这样,新“安保法案”可根据需要,对各法进行相互组合,从而形成了一个运用自如的,对美军提供全方位全天候的“后方支援”保障体系。这部法案实际上早已脱离了以往日本安全保障相关法中的安全防务意义,与日本“专守防卫”的防务战略理念基本不相干,说白了就是,该法与所谓“保卫国家安全与日本国民的生命财产”没有直接关系。这是一部自卫队配合美军海外作战一体化的“战争法”(有人称其为“追随美国出征法”)。角色的分工大致是,一个主要担任“野战部队”,另一个担任“后勤部队”(需要时也兼任部分“野战部队”的任务。如前述的“救火”之类)。

当今,世界警察地位每况愈下,欧洲盟国自顾不暇,美国对日本的期待已由“后援型”转向“战场作战型”,尽管各有打算的日美政府都否认这种变化。而政策制定者们在制定“游戏规则”时,从来都是亲力而不亲为。他们“游戏”中的所有“费用”从来都不由他们自己买单。

日本民间各界,特别是那些已为数不多的战争亲历者们担心该法案一旦成立,日本将会加快追随美国走出国门的步伐,而被推上无法预知的“不归途”的“出征者”们,也许就是那些在国会前参加抗议活动的年轻人,正因如此这些新生代人有理由开始关注,也有权利要求当局道出该法案真实的意图所在。也许这些年轻人正在觉醒,而仅仅为的是希望由自己来把握未来的自己……

写到这里我想到一个的问题,这也许是很多人都关心的问题,即这部法案到底是否针对中国,日本老百姓的态度是什么?就笔者个人的看法,尽管为了顺利通过“安保法案”,拿中国说事儿是个不坏的主意,这部即将通过的“安保法案”跟中国关系不大。为什么?第一,这是一部以自卫队配合美军海外作战一体化的法案。美国是当然主角,日本只是配角。法案可以看成是一部"战争法"。只是此“战争”与战前的"战争"不是一个概念。它的前提是-----协助美军在海外作战。换言之,当美国受到他国武力攻击时,作为盟国的日本,有义务行使"集体自卫权"援助美国进行武力反击(此时的日本与是否直接受到攻击无关,只要"根据判断"认为有"重要影响"事态发生就可以了)。在这个世界上,美利坚合众国受到他国攻击的情况几乎未听说过(除恐怖活动以外),倒是美国在全世界不定期的到处攻击他国。在这种情况下,日本针对中国主动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机会基本不成立,除非中国进攻美国或有美国哪一天真想和中国打一仗,否则该权利无法针对中国派上用场。可见“集体自卫权”行使的主动权,不掌握在日本一方,该权利的行使与否来自于美国的“意识”。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新“安保法”不但与中国的关系不大,与日本的防卫本身也关系不大。它是安倍专为美国全球战略送上的一份大礼包。第二,该法案将以前的“周边事态”升级为“重要影响事态”。以前的“周边事态”的地理概念是指“日本周边的远东及亚洲地区”,即“自家门口”。具体地说这一地区包括中国,而升级后的法案,随着取消自卫队活动范围的上限,实际上弱化了现行安保相关法所指区域及对象的概念。可否这样理解,即从“专指”变成了“泛指”,将专指中国等地区变成了泛指全世界。当然也可以说包括中国(但至少不是专指)。

日本人对于看不见的“对手”,存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因为看不见对方,不知道对方想什么,要干什么,无计可施,因而会感到极度不安。对于日本民众来说,美国要打谁、去什么地方打,这些都无法预测,并且在不远的将来,美国也许会要求日本和他们“并肩战斗”。这实属强人所难。日本政府可能亲近美国政府,可这跟一日三餐粗茶淡饭的百姓有什么关系?帝国旧臣儿孙们的“列强之梦”,跟老百姓又有什么关系?安倍政府想跟着美国全世界的“维护世界和平”,凭什么总要拉着百姓充当志愿者(炮灰)?说老实话,日本老百姓对中国确实有看不惯的地方,比如中国渔船成百上千地涌入日本近海,滥捕乱采珊瑚及渔业资源,尽管如此,这些都构不成非打仗不可的理由。日本百姓对于中日会通过战争解决两国间争端的说法,普遍持否定态度。

总而言之,高高在上的为政者们想要的国家与老百姓想要的国家不是一回事。日本老百姓很现实也很满足,懂得珍惜现在,痛恨美国的原子弹,痛恨战争,当然不到关键时刻也不喜欢拿战争说事儿,安倍也曾说过“不能让后代无休止地背负着谢罪的命运”。

时代虽然不同了,但时代会不会再次出现逆转似乎还是未知,但愿这一切会很快过去,但愿年轻一代能有一个安宁的未来

往期回顾

  • 南海仲裁结果揭晓

    南海仲裁结果揭晓

    该仲裁案涉及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的作用和海洋权利的渊源、某些岛礁的地位及其能够产生的海洋权利,以及菲律宾声称违反了《公约》的中国某些行为的合法..[详细]

  • 美菲联合搅局南海

    美菲联合搅局南海

    虽然中国在西菲律宾海有咄咄逼人之举,但“肩并肩”联合军演并不针对任何国家。据《菲律宾明星报》网站3月28日报道,2016年“肩并肩”联合军演..[详细]

  • 半岛核阴云

    半岛核阴云

    2016年新年大门开启不到一周。一向阴云密布的朝鲜半岛上空传来了不大不小的一声“惊雷”。当天中午,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公告宣称“根据朝鲜劳动党..[详细]

  • 中国港口风云

    中国港口风云

      积极落实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热情,推动着中国港口企业纷纷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在日趋频密的中外港口合作中,不仅出现了参股、参建、控股收..[详细]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文共有2条评论,点击查看读者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