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网

整站搜索>>

热词: 文臣

热门人物

博克

  在约二十年的战争期间,博克的军事地位逐渐高升,1937年时他成为了德军中资历仅次于威尔纳·冯·弗里奇与格特&midd...

热度:1115

宇文化及

  • 宇文化及
  • 年代: 隋唐时期
  • 生卒年:?—619年
  • 职业: 古代文官
  • 历史评价:孔德绍:“宇文化及与国连姻,父子兄弟受恩隋代,身居不疑之地,而行弑逆之祸,篡隋自代,乃天下之贼也。”
  • 网友印象:

  宇文化及(?—619年),为隋炀帝近臣,618年禁卫军兵变,弑君隋炀帝,他自称大丞相,后率军北归,被李密击败,退走魏县,自立为帝,国号“许”,年号“天寿”,立国半年,翌年被窦建德击败,擒而杀之。宇文化及(约577年~公元619年,或579年~公元619年) 隋末叛军首领。祖上是匈奴人,姓破野头。代郡武川(今内蒙古武川西)人,家世官宦,皇帝姻亲。父亲宇文述,北周时袭父爵为上柱国,封为濮阳郡公,隋初为右卫大将军,因依附晋王杨广,靠帮助杨广夺取太子位而受宠,成为朝中权贵。文帝为了感谢宇文述的拥戴之功,特将自己的大女儿南阳公主许配给宇文述的第二子宇文士及。杨广即位后,升述为左翊卫大将军,封许国公,后与苏威并典选举,参预朝政,成了隋朝上层统治集团中的重要人物。隋末另一个叛臣李密给他的评价是“卿本匈奴皁隶破野头耳,父兄子弟,并受隋恩,富贵累世,举朝莫二。主上失德,不能死谏,反行弑逆,欲规篡夺。不追诸葛瞻之忠诚,乃为霍禹之恶逆,天地所不容”。

  主要事件大业年间,叛军蜂起,炀帝在江都(今江苏扬州)无心回京城,而称为“骁果”的随从禁卫多关中人,不愿从炀帝久驻扬州,打算自行回本土。统领骁果的武贲郎将司马德戡等得知此状,便集兵数万,于公元618年(大业十四年)发动叛乱,推化及为主,缢弑炀帝,立秦孝王之子杨浩为帝。化及自称大丞相,引兵十余万西归。不久发生内讧,司马德勘等被杀。时东都群臣奉越王侗继帝位于洛阳,招瓦岗军领袖李密为太尉,使讨伐化及。双方战于黎阳(今河南浚县北),化及屡败,北走魏县(今河北大名西南),将士屡叛归李密。化及自知必败,叹曰:“人生故当死,岂不一日为帝乎!”于是毒弑秦王浩,即帝位于魏县,国号许,改元天寿。公元619年(武德二年),唐遣李神通以讨伐化及,化及东走聊城(今山东聊城东北)。时窦建德已立夏国,遂以讨逆为名,往攻聊城,神通退兵。同年闰二月,建德攻陷聊城,擒化及,槛送襄国(今河北邢台),与其两子同时处斩,许亡。宇文化及被杀地点,《隋书》本传作河间;《北史》本传、两《唐书·窦建德传》作大陆;《资治通鉴》作襄国,今从《资治通鉴》。

  轻薄无行

  宇文化及,系鲜卑族。宇文述曾为晋王杨广夺得太子位立下了汗马功劳,杨广即位后,对他甚为恩宠,拜他为左卫大将军,封许国公,势倾朝廷。在这样的大官僚家庭中,宇文化及从小就过着舒适奢靡的公子哥儿生活,满身纨绔习气。宇文化及为人凶残阴险,依仗父亲的权势,胡作非为,不遵法度。由于亲眼目睹了统治阶级上层贪残腐败的黑暗内幕,养成了贪婪与骄横的本性,从不循法度。他经常带领家丁,骑高头大马,挟弓持弹,狂奔急驰于长安道上,因此,城中百姓称为“轻薄公子”。炀帝为太子时,宇文化及领千中,后升为太子仆。千中官,执掌千中刀,宿卫东宫太子杨广。任职期间,他贪求财货,屡受贿赂,多次被隋文帝免官。但由于太子杨广的宠爱,为之庇护,旋免旋复。事过之后,他不但不思悔过,反而依仗太子的宠爱和父亲的权势,愈加骄横。他每见民间有美貌女子或狗马珍玩,便强行抢夺,占为己有。又常和长安市井无赖、屠鸡宰独者鬼混,啸聚丛林,整夜不归。他还凭借其弟与隋帝有姻亲,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念旧重用

  隋炀帝当太子的时候,宇文化及为宫廷护卫官,出入太子的内宫,同太子处得很亲近,后累迁为太子仆,成为东宫的高级僚属,与太子的关系更加密切。他因多次收受贿赂而多次被罢官,但由于太子特别宠爱他,是以每次罢官后不久,很快便又恢复了官职。再加上他的弟弟宇文士及尚娶了隋炀帝的长女南阳公主,攀上了皇亲,这小子就更加骄横,目中无人了,在同公卿百官交往中,他语多不逊,许多公卿都受到过他的侮辱。隋炀帝即位后,东宫的旧人当然要受到重用,便授宇文化及为太仆少卿。他倚仗与隋炀帝的老交情,更加贪婪妄为,横行不法。隋大业初年,隋炀帝驾临榆林(治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东北十二连城),陪驾的宇文化及和弟弟智及违背禁令与突厥人做买卖,隋炀帝得知后大怒,把他囚禁了几个月,驾返京城时,隋炀帝下令杀宇文化及。刽子手已将化及五花大绑,剥衣解发,只待时辰一到,就送他上西天了。生死关头,多亏南阳公主出面求情,隋炀帝才免他死罪,将他赐予宇文述为奴,宇文述死后,隋炀帝念起与宇文化及的旧情,就又起用他做了右屯卫将军,起用宇文智及做了将作少监。

  兵变谋反

  隋朝末年,军阀混战,弄得民怨沸腾,导致铺天盖地的农民起义席卷全国各地,四处狼烟,遍地烽火。作为一国之君,游幸江都(今江苏扬州)的隋炀帝已心灰意冷,听之任之,任其发展,不再管理了。

  当时,瓦岗寨军首领李密占据了洛口(今河南巩县东北),截断了隋炀帝西归之路。隋炀帝滞留江都,无意回京师大兴(今陕西西安东南),却打算另以丹阳(今江苏南京市)为都城,偏安江东。扈从帝驾的骁果禁卫军大多是西北关中人,久居在外,思亲思乡思归心切,又见隋炀帝不想西归,却欲久留江东,人心益加不安,便谋划叛帝西归。

  武贲郎将司马德戡统领万余骁果军驻扎于江都城内,直接负责皇帝的安全警卫,他得知骁果军士密谋叛逃,

  就暗中联络一些人,打算借着士兵归心似箭的心理举事叛乱。此时,他们并没有弑帝叛逆的野心,只是想抢掠些财物,然后结伙西归关中。一向性情狂逆的宇文智及得知这个信息后大为高兴,当下就去见司马德戡,撺掇他应该放弃原先小打小闹没出息的想法,而应趁天下大乱、群起反隋、手握精锐禁军的良机,干出一番夺取天下的大事业。司马德戡认为言之有理,可造反是大事,总得有个领头的呀!几个人一商量,决定拥戴宇文化及为起事的主帅。密谋妥当后,这几个人才将阴谋告知宇文化及。化及本驽钝怯懦,能力低下,胆小怕事,乍听到这种谋逆的大事,吓得脸色顿变,冷汗直流,好长时间才稳下心神,答应做叛军首领。

更多>>人物评论(条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