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时政要闻|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世界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主持人观点

从战前造势上看,以色列和伊朗将在叙利亚爆发一场公开冲突的战鼓声被擂得越来越响。以色列的军事挑衅与伊朗的反军事挑衅也更是互不相让,频频交火。比如,以色列被疑似于4月9日袭击了叙利亚一座空军基地的一处伊朗设施,引发了德黑兰的严厉谴责。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指责以色列侵犯叙利亚领空的举动令局势升级,正在玩一场极度危险的游戏。

回复主持人观点

  在笔者前天分析中东局势的文章中,作出了一个基本判断,也就是被历史积怨和利益冲突激怒的以色列与伊朗很可能在这几天危险地滑向开战的边缘。从昨日特朗普签署文件退出伊核协议之后以色列对叙利亚的袭击行动上看,笔者的这个判断实际上已快被应验了。


  种种迹象表明,以色列与伊朗围绕叙利亚政权的存废而爆发战争,几乎处在一触即发的危险状态,双方都在剑拔弩张,严阵以待。


  一、危险的征兆与两国的考量


  从战前造势上看,以色列和伊朗将在叙利亚爆发一场公开冲突的战鼓声被擂得越来越响。以色列的军事挑衅与伊朗的反军事挑衅也更是互不相让,频频交火。


  比如,以色列被疑似于4月9日袭击了叙利亚一座空军基地的一处伊朗设施,引发了德黑兰的严厉谴责。


  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指责以色列侵犯叙利亚领空的举动令局势升级,正在玩一场极度危险的游戏。


  从以色列的处境上看,伊朗在叙利亚的政治军事存在,则犹如芒刺在背地让以色列紧张焦虑,坐卧不宁。以色列极度惧怕叙利亚成为伊朗反以战场的另一翼,使其处于被前后夹击的危险状态。所以,伊朗深度介入叙利亚是以方设定的一条红线,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以军方指出,可能配有炸弹的伊朗无人机部署叙利亚,对防御以色列狭窄的领空而言,就是一个新的威胁。4月9日的对叙袭击打死了一名伊朗无人机高级指挥官,就是以色列试图拔除这种新的军事威胁的初步尝试。


  从伊朗角度而言,伊朗在叙利亚的政治军事存在旨在合法保护其盟友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伊朗认为自己有能力从以色列邻国威胁以色列,以此作为针对一个长期地区对手的潜在威慑。


  伊朗的这种心思,着眼于中东地区性大国的未来争霸,与以色列不容许阿拉伯世界一国独大的基本国策,格格不入,势同水火。以色列希望阿拉伯国家处于一种群雄并起,彼此角力的状态,而自己则作为一个域外的平衡者,暗中调控它们之间的力量平衡,防止出现一国独大,领袖群雄的局面。因为这种局面几乎是以色列的噩梦。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在四次中东战争中,埃及、伊拉克等国都曾试图在阿拉伯世界担当这种角色,结果都被美以合力给灭了。


  所以,近年来伊朗在中东地区胃口越来越大的政治渗透、军事扩张,被美国、以色列视作心头之患,巨大威胁,欲除之而后快。


  二、伊朗的内忧


  特朗普之所以热衷于退出伊核协议,除了兑现选前承诺之外,也还有另外一层深藏不露的目的,给伊朗内部的不满情绪火上浇油,给鲁哈尼政府造成巨大压力,使其不堪重负,而让位新的亲美人士。战争往往是新政权的助产士。所以,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很会挑日子,发出对伊朗的战争威胁。因为伊朗国内对鲁哈尼政府这几年对叙利亚战争的深度介入,很是不满,甚至极度恼火。萎靡的经济、糟糕的民生,已引发国内民众对伊朗政府的普遍不满,甚至在政府高层出现抱怨伊方在叙利亚的高成本战争的声音。


  据英国新闻记者安谢尔·普费弗在《泰晤士报》上爆料:“在伊朗领导层决定推进伊斯兰革命卫队关于在叙利亚建立永久基地的计划之后,该决定并非毫无异议。伊朗总统领导的一个派别支持将这些基地将要花费的巨额资金投入伊朗国内经济。但是伊斯兰革命卫队渴望利用其赚取的资金支持巴沙尔政权。”


  所以,美国、以色列从外部施压的意图之一,也是为了声援伊朗内部反对伊斯兰革命卫队强硬派深度介入叙利亚战争的力量或派别。


  在与伊斯兰革命卫队的较量上,以色列军事情报机构前指挥官阿莫斯·亚德林对普费弗说的一针见血,“伊朗决心巩固其在叙利亚的地位,而以色列则决心阻止伊朗的这个图谋。”


  三、美国的幕后之手在力推以色列发动对伊朗的战争


  特朗普昨日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对伊朗实施最严厉的经济制裁,这几乎是在暗示以色列对伊朗可以大开杀戒了。因为特朗普的这把火会把伊朗内部的社会不满之火烧得更旺,若此时此刻,以色列的对叙袭击再添加一把火,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日子很可能更加惨淡。


  所以,美国白宫以及五角大楼内的一些政策人物看似更加渴望让以色列继续实施针对伊朗的秘密行动。他们认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从叙利亚脱身并将叙利亚的稳定托付给伊朗的逊尼派阿拉伯对手之际,以色列的袭击行动更是必要之举,越发迫切。


  作为对美国意图的积极响应,在特朗普以伊朗是地区恐怖主义最大输出国为由,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一个小时之后,以色列袭击了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附近一处军事据点。这些导弹的目标是可能属于伊朗革命卫队的军需库和火箭发射器,袭击导致9人死亡。


  以色列的这次袭击行动直奔伊朗革命卫队在叙利亚的军事目标,几乎等同于向伊朗宣战了。


  当然,以色列也已经做好了对伊朗战争的心理准备与应急预案。


  比如,以色列要求地方政府在其占领的戈兰高地“打开防空洞并做好准备”。以军方8日发表声明,宣布导弹系统已经就位,部队进入最高警戒状态,以应对“伊朗驻叙利亚部队的异动”。


  也就是说以色列在美国的背后撑腰下,以严阵以待对伊朗的战争了,并且也已打出了第1枪。现在,就看伊朗接不接招了。从先前伊朗军方放出的狠话--以色列离从地球上消失的日子不远了,伊朗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四、特朗普偷着乐吧


  倘若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军事力量被这场以色列与伊朗的战争拖垮,或严重削弱,伊朗与美国重谈核协议的筹码必将丧失不少,美国必能从中捞取不少额外的利益。就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那一刻,他的意图就外泄了。白宫的一位官员称,特朗普的暂时退出,是为了推倒重来,以退为进。


  特朗普对伊核协议的暂时退出,也是出于巩固国内地位和营造中期选情的需要。特朗普以自己以退为进的暂时退出,兑现了自己选前的承诺,向支持自己的选民展示了他忠诚选民意愿的一面。此举必将利好于他的中期选情。特朗普可以以此炫耀自己的政绩,争取更高的民意支持率。所以,以色列与伊朗爆发战争,特朗普很可能成为其中最大的赢家,并躲在背后偷着乐。

1条评论1人参与我要评论
最热评论
查看精华评论最新评论

胡显达

本期议事厅主持人

我要做主持人

投票调查

更多往期回顾